那些年 王無邪教我美術設計 | 楊興安博士

前些日子朋友邀約參觀畫展,不意遇上幾十年未見、人家愛稱「邪叔」的王無邪,邀請他合照,勾起多年的往事。

 

醉心美術的青年期

筆者自中學開始即嗜愛美術,早希望當一位業餘畫家。中學畢業後,進了羅富國教育學院,也是選修美術。隨後多次參加其他院校舉辦的美術班,記得一年參加新亞書院舉辦的暑期美術證書班,差不多天天上課,導師為蕭立聲,張碧寒、周士心,還有一位知名的書法家。

這位書法家教寫字,是教寫「一」字。說一字要注意起筆和收筆,在舊報紙上示範寫了幾次大大個一字,便掉下筆桿叫學員自行練習,隨之走出課室。學員都面面相覷,大家練了幾筆,便一哄而散。下周我再到課室,一個學員也沒有,自己便放假一天。這次有趣的經驗告訴我,一個有功力素養的藝術家,和能否教導學生是兩回事。

 

王無邪赴笈美國 回港授課

1966見到中文大學校外課程新班開課,叫「基本平面設計」,導師名為王無邪。雖然叫「無邪」,但總感到邪邪地,又使我想到《射鵰英雄傳》的王老邪。總有點功夫吧!便立即報讀。

後來和朋友談起,他告訴我,王無邪以前是畫新潮畫的,又好像發表過新詩,也有人說他以前跟呂壽崑學國畫。呂壽崑的國畫之前我看過,很喜歡他的風格,突破前人因循老師千人一面的格調,很有神采,可惜他中年謝世。聽說呂壽崑生前正職是在碼頭小輪收船費讓乘客過卡,很失意,但他的作品得到不少人重視。而王無邪則是剛從美國取得馬利蘭藝術學院藝術碩士學位回港,即把學識向港人傳授。

因筆者當時從未接觸過「美術設計」,上王無邪的課很有新鮮感。「平面美術設計」是基礎課程,原來我們視覺上的美感,有一定的美感認知,有客觀的條件,作品也要有突出的個人創作,才有價值。怎樣才符合美感的原則,王無邪上課時並沒有明示。而是在學員繳交作品時,逐一公開在堂上評述同學作業的得失,果然使人開眼界,長知識。更會令人恍然大悟,「噢!原來就是欠了這一些!」或者,「在這裡改良一點便很好了!」大家都感到充實學識了。

 

名師出高徒 帶動社會風氣

還記得「平面設計」第一堂作業是以四塊面積相同的黑色方塊鋪置在白色長方框內,要求造出美感。黑方塊的大小和形狀要相同,可自由設計。好抽象的題目,卻挑引起無限的構思。交功課的畫面不大,約是32開書本的長闊,約僅可放下手巴掌的面積,設計畫在較薄的咭紙上。下周交作業時,見到許多同學設計得意料之外,十分出色,使人眼界大開。後來才知道不少學員本來便是職業設計師,在互相觀摩和老師提點下,學員得益不少。

課程完成後,我繼續報讀兩個王無邪的課程,隨之是「商業美術設計」和「色彩學」。商業設計課來了個後來很有名氣的學員,便是靳埭強。感到他很和氣,謙虛。說話不多,表現雖然不差,但卻不是當時最出色的幾位。記憶中他說在當時的「玉屋百貨公司」做櫥窗設計,原本是做裁縫的,但對設計有興趣。在學期快完結時,他獲得一個重要的立體設計大獎,同學便對他注意起來。他當時還未成名,隨之有一年採用他設計的鼠年郵票,出眾出色,名氣一夜響起來。靳埭強後來也有畫水墨畫,曾在畫展中與他碰面,聊了幾句。原來他的伯父水彩畫家靳微天是我中學的美術老師。

徒子徒孫眾多 成了業界教父

另一位出色的同學是呂立勛。我不認識他,也從未交談。只是王無邪讚賞他的作品,因此熟知他名字。呂立勛後來創辦「大一藝術設計學院」,其中幾位導師也是當年設計班的同學。大一設計學院辦了許多年,在七十年代培養了許多新秀,有人估計累年學員人數逾千,對業界貢獻不少。

筆者嘗參觀「大一」學員畢業展,水準都很高。「大一設計藝術學院」的成功,一是香港社會經濟騰飛,工商業均需要大量設計廣告人才。而當時大學與專上學院學額不多,有藝術天分的青年,都樂於學習甚而投身商業藝術設計行業。王無邪後來轉到理工大學(時稱工專)教學多年,教出許多行內精英,他在我心中,無疑是香港商業美術設計的教父,本港商業設計名家不少,但對社會影響之甚之廣,無足共論者。

 

客觀健談 成就斐然

還記得當年上王無邪的課,回家時剛與他同路,曾一起乘巴士。途中我告訴他間中有偏頭痛,他說有同樣問題,買德國某粉狀成藥吃。我怕麻煩沒有買,兩年後不藥而癒。再說王無邪教完「色彩學」後,轉為兩年的文憑課程。想來他寄了兩次報名表給我,說明曾修讀的課程可以豁免。深思下因無意轉為職業設計師,便沒有報讀。但不久興致又起,便報讀香港大學辦的兩年「設計與藝術課程」。學年每周四天晚上六時上課至十時,包括藝術史、素描、商業設計、商品印刷、商業攝影…等等,課程頗為全面。因為後來興趣轉向文學,沒有學以致用。幸好後來在明報工作,1989年明報報慶,還可以為報社設計「30周年報慶」標誌。

當時香港大學尚未成立藝術系。主任導師是行內具國際名氣的設計大師石漢瑞 Henry Steiner。他在耶魯畢業,香港許多大企業商標都出自他手筆。聽說收費不菲,但在閒話中常說自己很窮,同學引為話柄。石漢瑞有一樣作品極受歡迎,原來他曾設計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的紙幣,人人喜愛。課程完結時,請來校外評審,原來便是王無邪。和他話舊,因為我不是出色的學生,對我已無甚印象,但健談如故,使人開懷。他說已多把時間轉攻水墨畫了,他的水墨畫也極有名氣。他在藝術界的貢獻,行內早有令名,但一般市民所知不多,有點可惜!

2020.05 | 信報 | 財經月刊

那些年 王無邪教我美術設計 | 楊興安博士
那些年 王無邪教我美術設計 | 楊興安博士
Comments are closed.
Creative Art Promotion
Open 7 days INFO
Our Young Pre classroom is for ages. This age group is working
BELL SCHEDULE
Here is always singing new songs and expressing new ideas he learned at school.
香港昊天藝術協會HKPEAA
2017-03-13T11:54:16+08:00
Positive Impact Here is always singing new songs and expressing new ideas he learned at school. 香港昊天藝術協會HKPEAA 2017-03-13T11:54:16+08:00 Here is always singing new songs and expressing new ideas he learned at school. https://www.hkpeaa.org.hk/en/testimonials/positive-impact/
0
香港昊天藝術協會HKPE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