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後一份被忽略的珍貴藝術遺產 | 郭浩滿博士

郭浩滿博士

對於所有中國優質藝術品而言,未來的收藏前景肯定是十分亮麗的,因中國正處盛世時代,具備了良好的收藏大環境。優秀而高難度的作品,其藝術感染力將令萬千觀眾深被吸引並獲高度認同,越來越大的需求必導致則作品的市場價值有巨大升幅。

隨著中國連續三十年來取得了矚目的經濟成就,一躍而成為舉足輕重的世界經濟大國。如今,中國富有階層已經形成,全世界的投資者都注目龐大的中國市場,而當今中國更成為全球奢侈品消費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

 

與此同時,中國藝術品拍賣價格近年屢創新高,並以令人驚訝的成交高價一舉進入了億元時代。盡管接二連三創紀錄的拍賣成交天價不排除有人為炒作因素及含有某種水份,但中國藝術品的巨大升值潛力及亮麗前景的確已引起投資收藏界廣泛的認同。事實上,除了中國獨特國情已令中國藝術精品具有龐大的需求,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從物質享受漸漸往高層次的精神文化領域享受的轉化則已經成為未來的趨勢,並成為中國藝術精品價格節節上升最強大的動力。因此,過去中國歷史上一向為國人所熱愛和追捧的傳統藝術精品價格近年來正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增長,從名家字畫,玉器、瓷器、青銅器、壽山石、明清家具以至文房四寶雜項工藝品等等。一股強大的收藏熱潮目前正席捲全國,精品價格日新月異,而且方興未艾。

 

然而,有一項偉大的民間藝術因其客觀的歷史遭遇,卻一直被人們普遍忽略,這就是流散在中國各地古舊家具市場的明清建築家居木雕構件,其中包括古建築中之雕樑畫棟、花板門窗以及各式精美的古代木雕家具床褟。

 

由於中國明清時代,工藝技巧水平已達歷史上成熟的高峰。在明清兩朝五百多年歷史中,起碼有四百多年屬於相對的繁榮安定期,當時中國人已建立了一種深深的傳統觀念,只要事業上有所成就,都希望在家鄉立宗祠,建大宅,光宗耀祖,福澤後代。尤以清代中葉盛世一直延伸到清晚。經濟繁榮,加上攀比心態,無數官員和事業有成的富有人家紛紛大興土木,令中國各地出現許多美侖美奐的宗祠和豪宅,同時亦產生了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建築家居木雕藝術。由於民間建築藝術並不局限於宮廷嚴謹的規章制約,因而得以高度發揮民間工匠大師們的無限創意和才華。 “千工床、萬工房”正是當時建築家居木雕藝術興盛的生動寫照。

 

當時中國人為了建設一個美好家園,往往不惜一擲萬金投入興建,並以聘請到優秀工藝師為榮。由於需求巨大,當時中國各地的能工巧匠都享受到僱主們良好的待遇,並受到極大的敬重。而那些工藝高手為了自己的聲譽和事業,亦樂意全力投入發揮個人才華和絕技,他們只要憑作品建立起良好口碑則會一輩子客似雲來,並惠及子孫後人。正如清代故宮的建設者因工藝卓越而深得皇帝賞識,並成為世襲數代的皇家御用建築設計師。

 

在明清盛世,中國乃屬世界上第一富國。即使在晚清慈禧太后時代,中國的生產總值仍占全世界的重大份額。如此一個富有國家,因皇帝、官商喜愛藝術收藏而促使中國藝術精品達至價值連城的天價,當中國民眾把大部分財富投放於家居建設,客觀上必然會造就另一項歷史上無比偉大的藝術成果。昔日西方經濟實力雄厚的教堂和皇室曾造就了西方偉大的藝術家和西方國寶,同樣中國歷代皇帝亦以雄厚的經濟資源支持了歷代名師創造出大部分珍貴的東方國寶,因而在中國明、清數百年龐大的民間資金支持下的建築家居藝術,必將具備非同凡嚮的成就亦已成為歷史的必然。

 

然而,中國這些精美的古老藝術大宅雖然由歷代工藝大師們嘔心瀝血所建造,但卻以家居形式分佈和座落於中國無比遼闊的土地上。從大江南北至邊遠山區,這些中國祖先們以心血建構的家居作品在近百年來卻遭受到極不平凡的際遇:首先是歷年天災戰亂的摧殘; 繼而作為地主產業紛紛被充公而成為七十二家房客式的貧民居所,擠迫的環境加上非祖傳的產業,令人們根本不會認識和珍惜大宅前主人付出的努力。長期缺乏保養維修,令當年充滿光采的名宅已漸變成骯髒、殘舊及條件惡劣的破宅; 加上六十年代中國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的衝擊,房屋中大量精美的雕刻因具有帝王將相或經典歷史故事的內容而被肆意破壞,一場前所未有的文化大浩劫令中國古宅藝術進一步受到巨大的摧殘。

 

文革結束開啟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這些曾經輝煌過的歷史名宅終於紛紛面臨被拆卸的命運。當它們支離破碎地流落在中國各地的舊貨市場,除了被一些識貨的外國商人一批批地運出海外,大部分就被家居設計師用於裝修房屋工程所選用。事實上,盡管古老大宅的消亡已成客觀現實,但構成昔日輝煌的大大小小家居建築藝術配構件卻仍然發出閃閃的光芒。由於每一件的家居建築木雕構件精品都是出自古代藝人的心血、智慧和絕技的結晶。而在這些古代傑出工藝師的作品中,他們巧妙地融入了數千年中國文學、典故、戲曲、風俗、寓意的豐富內容,加上超卓獨特的工藝技巧,使這些建築家居木雕作品具有極高的藝術含金量以及深厚的文化學術價值,其價值絕不亞於以珍貴材料雕成的作品,一幅價值不菲的中國名畫,宣紙的材質值多少錢,主要還是其藝術水準及稀缺性決定了其真正的價值。

 

毫無疑問,歷劫殘餘的中國古建築家居木雕精品已成為當今唯一尚未被人們充分了解重視的最後一筆珍貴的中國文化藝術遺產,亦是歷史留給我們最後一次性的收藏機會。因此,了解一下這方面的訊息和知識可令我們及時把握機遇,並在中國藝術品收藏熱潮中增加一項不錯的選擇。

 

中國建築家居木雕包括了建築木結構和室內家具兩大部分。由於中國古代建築採用木構架為房屋結構體系,當柱、樑、枋、檩和椽構成了牢固的房屋結構,附設於其中額枋,雀替 (俗稱牛腿,樑柱間之撐拱)、門牖、垂花、匾額、藻井、天花、屏風、窗花和隔扇門等等則可同時具有裝飾功能,古代工藝師從中能充分發揮其藝術才華和創意; 至於室內家具部分則以床為主角的一系列傢俱擺設。自古以來,中國人對床便有著特殊的情結,所謂一生在世,半生在床。尤其是古代大戶人家,更是不惜工本地把大量精力、人力、財力花在了製作婚床、小姐床上,對於這些主人們而言,做出一張精美絕倫的床,即意味著為家族帶來榮耀和佳運,並能福澤後人。做工精美而考究的床又俗稱 “千工床”,顧名思義製作一張床往往需要花費工時千工之多,也就是三年多的時間,可見投入之浩大。婚床是古代家居的中心,不但是主人作息的地方,更是傳宗接代的神聖場所。至於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自少便三步不出閨房,因此一張精美的 “小姐床”便成為她們日常生活、學習和成長的最佳伴侶。

 

因此,古人对各類家具的做工和設計非常讲究,能工巧匠們會根據主人的意願和當地流行的風俗習慣進行設計和創作。如主人喜愛文學戲曲的,工藝師便會在床或家具上雕滿琴棋書畫的故事題材或歷代經典名劇的精彩片段;如主人祈求多子多孫的,便會刻上許多活潑可愛的小孩在玩耍嬉戲,寓意吉祥;如主人願望是升官發財的,床上和門窗上自然會刻有許多金銀財寶、良田大宅和封爵封侯的內容……,而在工藝技巧上,古代工藝師會用上線雕、淺浮雕、高浮雕、透雕、鏤空雕……等多種手法,許多令人嘆為觀止的絕技當今已失傳及無法複製。

 

古代建築家居木雕藝術,多采多姿及變化萬千,可以折射出不同主人的社會地位和文化修養。同時包含了幾乎所有中國傳統文化藝術養分和裝飾工藝技巧,甚至連我們的生活、經濟、藝術和風俗習慣等都能夠深刻地融入其中。收藏本是一件人生樂事,以本人的經驗,收藏者除了要研究作品背後的故事,更必須親身去感受作品本身的藝術魅力。凡是能令人感動、興奮及一見難忘的作品大致上已是好的作品,同時要注意作品的獨特性、完美性和技巧難度,即唯一性及不可取代性,無法量產及稀缺的作品,肯定具有更高收藏價值。

 

對於所有中國優質藝術品而言,未來的收藏前景肯定是十分亮麗的,因中國正處盛世時代,具備了良好的收藏大環境。優秀而高難度的作品,其藝術感染力將令萬千觀眾深被吸引並獲高度認同,越來越大的需求必導致則作品的市場價值有巨大升幅。

 

正如已被人們充分認識的中國優秀字畫、古董和明清傢俱。古代建築家居木雕藝術本是明、清數百年盛世,以全國龐大資金投入建設美好家園的一項曠日持久工程而留下的一筆珍貴藝術遺產,從中我們可深深感受到中國五千年文化的深厚沉積和中國民間生活中多采多姿的一面,同時亦可感受到古代中國社會中充滿悲喜交錯的歷史故事。由於百年滄桑,古代建築家居木雕精品在歷年天災人禍的摧殘下,精品已所餘無多,資源面臨枯竭。所以目前正呈現巨大的升值空間,尤其是一些高水準的絕活作品,升值潛力將更為巨大。

 

雲峰畫苑 郭浩滿 2011.6.1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