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遊被美國形容為「邪惡的軸心國 – 伊朗 | 袁潤深

邪惡的軸心國

 

正當美國與伊朗戰雲密佈之際,美國調動航母及艦隊威脅要攻打伊朗,許多親友得知我要去伊朗旅遊,都表示担心和反對。

 

其實我多年前巳計劃旅遊伊朗,但由於種種原因未能成行,難得有朋友亦可一起同遊,便立心去見識一下這個神秘古國,它與中國有很多類似之處,例如封建,保守,男尊女卑,國家被入侵和多災多難等等,尤其近年與美國結仇,被美國圍堵和經濟封鎖,究竟伊朗近况如何,我想親身目睹和体會?

自香港凌晨起飛,經過七小時半飛行到達中轉站杜拜,停留個多小時再飛往德黑蘭,辦理通關手續時,發覺旅遊伊朗時要有等待和耐性精神,因為他們辦事效率極低,全團人(19人)要換伊朗當地貨幣要花一個小時才辦妥。

因德黑蘭慢香港三個半小時,到達後食完午餐,便立即去遊一個景點—巴列維皇朝夏宮(綠宮),佔地面積3OO公頃(約25個維園面積),由於伊朗經濟景,皇宮失修,根本在格局和氣派上無法和巴黎凡爾塞宮和俄羅斯聖彼得堡夏宮相比,只是佔地甚廣,樹木參天,確是消暑勝地。

反而對德黑蘭市的城市有好感,自全市最高建築物(電視塔–世界笫六高電視塔)俯覽此大都會,高樓大厦不多,但不論坐車或步行所見,巿容甚為整潔乾淨,予人好感。

來了伊朗四天,巳自德黑蘭轉往伊朗笫三大城市伊斯法罕(Isfahan),此城景點遠較德黑蘭為多,容後再述。

這個被美國媒体抹黑為「邪惡的軸心國」,却是我到過這麽多國家中,市民表現得最熱情親切, 到處都被問是否中國人,並用國語”你好”問候,並要求一起合照,態度是非常真摯熱誠,令遊客感到温馨窩心。

我事後細心回想,可能由於國家被美國排斥圍堵多年,伊朗國民非常少機會出外旅遊,而來伊朗旅遊的遊客亦不多 ,所以一見到遊客便表現熱情,亦可見民風纯撲。

來伊朗雖然只是數天,但有太多感受和感想,在續篇再詳談。

高空俯覧德黑蘭市容。

邪惡的軸心國

在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入住皇宫式酒店。

高速公路中途休息站,內有餐廳厠所。

邪惡的軸心國

位於尾站設拉子巿(Shiraz)波塞波里斯遺址,簡稱歷波斯園明園,但它的歷史遠達2000年,園內的巨石重量以噸計,如何搬上搬落真是費煞思量。

謝悦漢|旅遊達人兼墨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