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初年的香港 第一章 楊 興 安

戰後初年的香港 第一章 —矇矇的回憶
戰後初年的香港 第一章 楊 興 安 —矇矇的回憶 我在二次大戰末期出生,還記得一些說來令人不大相信的記憶。當年住在西區薄扶林道,和第三街交界。是簇新有水廁的樓房,因為單邊,十分通爽。 軍人出現 露台佈防 有一晚午夜街外突然嘈吵亂,滴滴踏踏加上夾雜的人聲,把我從半夜熟睡中吵醒。我和父母同床,母親首先起床往床頭的窗外探望,說「馬!馬!許多馬!日本仔將馬趕去香港仔。」父親也起床看看,但看來興趣不大,瞬間又倒頭便睡。我也想起床看看,但他們沒有叫我,我好像還是渴睡,不願動。不久噪音遠去,回復平靜。事後曾和母親談及,她也是說日本人將馬匹趕到香港仔,我失去看到這個難忘的機會,至今仍感到遺憾。 也許年紀和我相差不遠的人都記得,戰後曾有全副武裝的軍人在西營盤拍門上樓實彈演習。突然一卡卡軍車穿迷彩軍服的西洋軍人在薄扶林道、第二街、第三街一帶跳下車,像巷戰一樣佈防。家居也曾被這樣的一個軍人拍門要進來,拿著槍械,跑到露台,向外瞄了一會,看來地點不合,便走了。我們感到有點驚恐,又好奇,他走後又感到可惜。軍士入來只有一次,但這樣的演習最少兩三次。
Comments are closed.